-

假面具俱乐部

 

假面具俱乐部(翻译)

 

 

 

作者:烈烈风中

 

 

 

 

 

  “那,我走了。”

 

  “好吧,一定……一定平安回来。”

 

  “放心吧。请相信我……”

 

  “嗯……”

 

 

  送妻子美和出门,到现在已经过去两周了。从那时起,美和再也没有任何音信。手机从断掉消息的夜晚开始关机,别说友人,就连父母兄弟姐妹联络了也没有迹象。

 

  “美和……你在哪里?……”

 

 

  在美和失踪四天之后,我向附近的警察署提出搜索请求,但是从警察那里也没有什么音信。

 

  时常到警察署询问,不过警察也只是拍着肩膀安抚我说:“先生,很遗憾,象夫人这种情况,八成左右没找到的情况多哟。”

 

 

  妻子美和与伊藤再次相见,是去年末的同窗会时候的事。

 

  伊藤是早妻子两年的先辈,以前曾经是妻子的恋人。大学的时候,与妻子属于同一个网球小组。作为多面手的伊藤,毕业后做过许多种类的工作,虽然一度成为了证券经济人,但是在三十岁时遭遇经济泡沫,投资失利,现在靠四处打零工维持生活。与妻子分手后一直独身,在言谈之中悲观地感叹不幸的人生,甚至谈到了死。

 

  “伊藤,坚强些……不要说死之类的话。我会帮助你的……”

 

  在同窗会的夜晚,妻子看到失去曾经拥有的一切,失意地在最下层挣扎的以前的恋人,出于同情,在酒精的帮助下,默许了身体的接触。

 

  看到以前的恋人在不幸的最下层喘息着,太过和善的妻子不能在那个时刻沉默。她想用自己温暖的拥抱,去点燃伊藤已冷却的心底的火花……只是,妻子那时只是想与伊藤身体接触一夜而已。

 

  但是,美和没有想到那样做是铸成大错。

 

  完全失掉一切的伊藤,执拗地要纠缠妻子。

 

  当然,美和丝毫没有打算结束跟我的幸福的婚姻生活,回到以前的男人身边的想法。对美和来说,跟伊藤的一夜完全是出于同情,绝对没有恋爱感情的东西。

 

  可是,伊藤卑劣地胁迫美和:如果不接受邀请,就对作为丈夫的我暴露全部。

 

  虽然只有一次,但“背德男女关系”就是“背德男女关系”,虽然美和想的是以一夜为限的安慰,但与以前的恋人发生肉体关系的事,当然不希望丈夫知道。结果,只好按照伊藤的邀请,再三再四继续身体的关系。

 

  可是,美和的行为终于被我知道了。

 

  不甘轻易退出的伊藤为了破坏我和美和的关系,给我发来一封信,里面附上了几张照片。其中一张明显地看出是在情人旅馆的一个房间从后面与美和性交的照片。照片上当然没有显现男人,准确地说,只拍到了插入美和的女性性器的红黑的阴茎。

 

  看到照片我当然震怒了,严厉地责问美和,这是结婚以来从未发生过的怒骂。美和哭着请求原谅,并且坦白了全部过程:不忍看见以前的恋人在不幸的最下层喘息而失去生活的勇气,希望以一夜情点燃他生的火花,却被恋人纠缠着持续被强行要求身体的关系的事……

 

  听完之后,我衷心地同情“因为和善”被以前的恋人欺骗,并且“因为爱”而没有对丈夫坦白事实的美和,“愤怒”变成了“可怜”。

 

  妻子没有背叛我。因为不能背叛,为了不使我悲伤而继续跟跟伊藤的关系。我宽恕了美和。对于知道了妻子真心的现在,我只有宽恕妻子。和善地抱住哭着请求原谅的美和,小肩膀哆哆嗦嗦震动着。

 

  全部的误解解开。在确认了妻子对我不变的爱而相互拥抱的那个瞬间,妻子的手机响了,那是来自伊藤的“邀请”。

 

  现在,妻子对作为丈夫的我不再隐瞒,她告诉我伊藤想邀请她一起“私奔”。

 

  妻子下了决心,停止继续这样拖拉着和伊藤的关系,“爱”没有“同情”。妻子对我说:“我去向伊藤宣告分手。我爱的丈夫是你一人。”

 

  我点点头,内心对妻子一点疑问都没有。

 

  面对接受伊藤的邀请,即将去等候地方的家庭饭店的妻子,我说了:“一定……一定平安回来。”

 

  对那样呼吁的我,妻子一边微笑一边回答:“不要紧。请相信我。”

 

 

  可是,那个夜晚妻子没有回来。

 

  老实说我也确实感到“被背叛了”。尽管如此,我还是等了三天。虽然担心妻子做出对不起自己的事,但是依旧注视着大门,希望妻子在门口露出微笑的脸。那是一种“愿望”。可是,第四天早晨仍然没有迎接到妻子的返回。

 

  对慎重考虑提出《搜索申请书》的我,警察的反应的确冷淡。这也不无道理,如果妻子在失踪前是去见有背德男女关系的男人,谁听了也会认为是“私奔”了。

 

  “可是警察先生,事实上我妻子是打算去断然分手的。”我辩解着。

 

  “在私奔之前特意告诉丈夫自己打算私奔,哪个女人也不会这么做的。好好想一想,不要被和别人通奸的老婆骗了哟。嘿,虽然你提出了搜索申请,但是到底夫人是不是愿意回来也还是个疑问。再说,夫人出走你有没有责任呢?”

 

  照他的说法,简直象是妻子与以前的恋人私奔我也有责任似的。

 

  “不管怎样,我们会试着寻找哟。只是,夫人出走的原因有可能是个人原因。有的时候,即使找到也不能告知先生住处的事也是有的。这个请预先同意。”

 

  一边把刑警断言无情的言词抛在脑后,一边离开了警察署的我,越发激起了对妻子的眷恋。

 

 

  两周后,我收到了一封发信地址不详的信,发信人是“伊藤”。是妻子以前的恋人,不道德男女关系的对手,是……唯一知道失踪前的美和的男人。

 

  急切地拆开信封,跳入我眼中的是妻子美和过分彻底改变了许多的身姿的照片,并且附上了“信”和“合同”……

 

  在附带的信上这样写着:“(前略)非常理解先生由于美和的事而担心。今天给你写信不谈其它,就是告诉你关于以前是你的妻子的‘美和’的近况。两周前,由于受到你的胁迫,美和出于无奈来向我宣告分手。为此,我领美和去我的朋友的‘假面具俱乐部’,介绍大家认识。并且经过了两周的时间,现在美和正是作为‘假面具俱乐部’的一员,度过幸福的每一天。是否是身着盛装的美和,也想请你看看……”

 

 

  在伊藤的信上提到的所谓“假面具俱乐部”,就是全体男女会员都头戴面罩,每天晚上在一起从事以SM为主要内容的性聚会的事。据说在东京都内某处地下设施(传言是位于政府无权管辖的某国大使馆的地下室),赤裸地监禁着成为了会员的女性,供来访的男性会员施以彻底的嗜虐调教。小到16岁,大到40岁,通过各种各样的途径被绑架的“女性会员”,全体被捆绑着关在笼子里,契约成为男性会员共同所有的“性奴隶”。

 

  女性会员没有拒绝男性会员的权利。轮奸、鞭打、捆绑、饮尿、灌肠、悬吊、骑木马、刺青、性器官穿环、性器官整形、兽奸……不管怎样,不许拒绝男性会员所有要求。

 

  男性会员戴面罩,最大的理由当然是掩盖身份。女性会员虽然也一样戴面罩,但由于戴的是将整个头部包住的面罩,所以否定人格的意义更大。

 

  男性会员入退会自由,可是,女性会员没有退会的自由。总之,女性会员一旦入会,直到最后死亡之前都是假面具俱乐部的会员。不过,亲自期盼“退会”的女人并不存在。虽然这里也有老死的女人,不过大多数女人最后是由于被认为失去了女性的魅力而受到“退会处分”,并且“退会处分”意味着如字面那样的“存在消灭”。

 

  被认为“退会”的女人,不知什么时候她的身影会从笼中消失,埋葬在某个黑暗的所在。也有一种说法,这些女人被送到海外的人口买卖市场上拍卖,或者取出内脏器官送到内脏器官市场出售,而肉体则被人肉市场上的一部分躁狂者买走。

 

  但是,究竟是哪个去向谁都不知道。正因为如此,女人们努力磨练自己的性技能。因为如果不能被男人从笼中向黑暗的世界领出去,真的怕“被消灭”的事。为了长寿,做梦活着逃出去的那一天。

 

  失去全部的女人们,期待着被从这个地狱挽救出来。她们相信在21世纪的今天,这样背德的索德姆(罪恶之地,源出基督教《圣经》)不可能长期存在,正义伸张的那一天必定来临。

 

  可是,当然没有救援的手能够触及这里的事。为什么?因为那些戴着面罩,每天晚上访问地下室,虐待性女奴的大多数是“当权者”!他们当中有实力派政治家,有企业的经营者,以及外部世界当中的杰出人物——律师、医生、高级官员……只要他们害怕丑闻的暴露,就不存在女人们活着而再次发放到世间的事。

 

  即使偶尔有被绑架了妻子的丈夫向警察提出要求,也大多被作为“私奔”而一笑置之。在男性会员当中,有名的警官、检查官的名字也有一大串。如果从人世上勾去一个女人的存在,对他们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

 

  在这些照片当中只有一张拍到了妻子的脸。那是“假面具俱乐部”入会的仪式:妻子以某种特殊的姿势被几个男人插入,脸上挂着喜悦、痛苦、悲哀交织的复杂的笑容,同时为几根阴茎服务着……那是妻子作为“人”而存在的“最后的瞬间”的脸。